周家祥每天配送50单以上、行走两万多步。他想“干出名堂来”,为自己赢得职业上的尊重——

努力“奔跑”的外卖小哥

本报记者 陈华 本报通讯员 施院生

阅读提示

外卖小哥周家祥有十足的把握在10分钟内,把外卖送到3公里配送范围内的任何地点。“奔跑”在路上,他付出了辛苦和汗水,也收获了感动与成长。去年,送单量名列前茅的他被晋升为站长助理。生活不会辜负努力的人,这是周家祥的奋斗故事,也是700万外卖小哥用劳动创造幸福的缩影。

“您好,外卖到了。”

每次敲响顾客的家门,这句“自报家门”的话就会条件反射般地从周家祥嘴里脱口而出。26岁的周家祥调侃说,自己的名字正在变成“外卖”,本名似乎“消失”了。

这是周家祥的日常,也是全国700万外卖小哥的日常。

中午11点50分,周家祥刚进店取走一份外卖准备配送,手机又响起了新订单提示。点开接单页,他立马松了一口气,新订单就在隔壁的店里。

他瞄了一眼订单信息,新订单剩余25分钟,上一单还剩18分钟。

“时间足够了。”他有十足把握在10分钟内,把外卖送到3公里配送范围内的任何地点。

周家祥是美团安徽合肥市天鹅湖站的一名外卖配送员,在过去近3年时间里,他几乎每天配送50单以上、行走两万多步。

去年,送单量稳定在站点前3名的周家祥晋升为站长助理,这是对他辛勤工作的肯定。他说,“生活不会辜负努力的人。”

与时间赛跑

接到第一笔外卖订单时的慌张,周家祥至今记得十分清楚。

虽然有老骑手带着他熟悉接单软件和送单流程,但眼看着订单上的时间不停地减少,他还是不由自主地不安起来。此前,从未对时间感到过焦虑的他突然意识到,“没有什么比手机屏幕上的倒计时更让人紧张。”

周家祥每单的配送时间大都在30分钟以内,有的只有20分钟左右。“这份工作是在与时间赛跑。”周家祥说。

速度,是每一位外卖员“能力工具包”里的“标配”。

送外卖上手容易,但想要多送,考验着外卖小哥的综合素质。不仅要熟悉路线,而且要有头脑和体力。

对于周家祥来说,最害怕的是在一家店同时接了好几单,却因为商家出餐慢,挤占了配送时间。不过,这样的情况几乎每天都会发生。

有时,周家祥会心一横,把手上的单子先送完了再回来取,“跑起来总好过等待,多跑几趟不算啥。”

“我不挑单子,不管什么时候,无论多远我都送。”刚入行时,周家祥的送单量比别人少,但他不服输,那段时间,他每天早上6点起床,一直送到晚上12点才肯休息。

商家出餐慢、途中摔倒、订单分派不合理……这些都可能导致周家祥送餐超时,但未经顾客同意,他从不提前点击“送达”。

“我很想干出点名堂来,但我从不越‘红线’。”在周家祥心里,有着强烈的规则意识。

被认可、被尊重是一种幸福

夏天和冬天是外卖单量最多的季节,也是周家祥最辛苦的时候。

“夏天汗水几乎把衣服湿透了,冬天有时衣服在身上穿一天都捂不热。”不过,最让周家祥担心的还是暴雨天气,“骑车途中,雨迎面打在脸上,眼都睁不开。”

对外卖小哥来说,暴雨天气往往意味着“爆单”。有一次,地面湿滑,周家祥来不及刹车摔倒在地,手肘被蹭破了。他顾不得疼痛,迅速起身查看外卖有无洒漏,最终,准时把餐送到了顾客手中。

周家祥说,这种情况下,几乎没有外卖小哥会优先选择处理伤口,即使伤得很严重,也都会在第一时间联系站点,请求转单。

有时,顾客会在订单上写下备注:“不要着急,注意安全。”还有顾客在接过外卖后递来一瓶饮料,“威胁”说:“不拿着,就给你差评!”这样温暖的瞬间,总会让周家祥感到自己的职业被认可、被尊重,是一种幸福。

成为站长助理后,在中午和晚间的用餐高峰时段,周家祥还需要负责全站70多名外卖员的订单调度——在系统自动派单基础上,根据骑手派送的实际情况人工调整或转调订单。

“比如,骑手手上有4单是同一个方向,但还有一单是另一个方向,这时就需要把不同向的订单转给其他顺路的骑手。”周家祥解释说,骑手在路上遇到意外情况,也需要站点调度协调。

“银泰城那一单转给你了,你去送一下。”

“好的,知道了。”

撂下听筒,周家祥又紧盯着电脑屏幕上每个派送员和订单的信息,随时准备接打电话,多的时候,他一天要接听上百个电话。

生活不会辜负努力的人

外卖洒漏、超时、违规、差评……哪一样,都可能让外卖骑手白跑一趟。送餐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,但周家祥总是说:“事情总会解决,困难都不值一提。”

周家祥的家就在距离站点不远的小区,房子是爷爷奶奶省钱给他买的。周家祥的父亲去世得早,让爷爷奶奶过上更好的生活,一直是他努力“奔跑”的动力。每个月,周家祥可以休息两天,但他从来没休息过。

“感觉累的时候,就申请早上晚点上班,多睡一会儿就算是休息了。”因为心中有目标,周家祥并不觉得特别辛苦。

周家祥所在的站点有70多名骑手,每天配送单量在3000单以上。一个熟练的骑手每天能送40多单,月薪能拿到万元以上。这也是包括周家祥在内的很多年轻人选择外卖行业的主要原因。

因为家庭的缘故,年少的周家祥早早就外出打工。2019年之前,他经营着一家汽车修理小店,收入可观。不过,这份工作让他落下了腰疼的毛病,不得不转行。几番考量,他选择了相对自由的外卖行业。

还在当汽修学徒时,有一次,周家祥看到店门口有一个小孩经过,身边没有大人陪伴。他下意识地追上去,发现是个走失的孩子。在他的帮助下,小孩找到了家长。

这份善良也被他带到了送外卖的路上,路遇需要帮助的人,他总会伸出援手。周家祥还当过志愿者,参加了小区的疫情防控。他觉得,这些工作之外的举手之劳是自己的责任,也是自己的价值所在。

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时,外卖小哥作为新职业代表,出现在天安门广场的群众游行方阵中;2021年,上海外卖小哥宋增光成为首个获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的外卖骑手……这些新的改变,让周家祥对未来充满憧憬:“站点的晋升渠道很畅通,生活不会辜负努力的人,说不定有一天我也可以成为站长。”